柯柯牙荒漠绿化:奏响人与自然的和谐乐章
时间:2018-10-16 | 来源:能赚钱的日报 | 作者:张海峰 刘东莱 隋云雁
奏响人与自然的和谐乐章

  ——阿克苏柯柯牙荒漠绿化纪实(四)

  阿克苏市多浪河治理工程及其沿岸景观(10月13日无人机拍摄)。 记者韩亮摄

  漫步阿克苏,如同走进一幅绿意盎然的工笔长卷。高楼林立的城市中,天蓝水净,花团锦簇。欣欣向荣的乡村里,白杨护路,绿掩千屋。广袤的阿克苏大地上,片片新绿延伸成河、汇聚成海。

  党的十八大以来,在柯柯牙绿化工程的实践基础上,阿克苏地区秉持绿色发展理念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,形成了节约资源和保护环境的空间格局、产业结构、生活方式,奏响了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动人乐章。

  从见缝插楼到见缝插绿

  一边是土地出让金高达十几亿元的房地产项目,一边是要投入7亿元的森林公园,如何取舍?

  舍弃了眼前利益,却能为子孙后代留下可持续发展的“绿色银行”。2017年8月,阿克苏地委几经权衡,与地产开发商解除了协议。在这片位于阿克苏城区正北3公里的黄金宝地上,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种类的树木落地生根,阿克苏多了一个森林公园,增加了一个“天然氧吧”。

  阿克苏地委书记窦万贵说:“过去百姓‘求生存’,现在‘求生态’。习近平总书记说要让青山常在、清水长流、空气常新,让良好生态环境成为人民生活质量的增长点。这就是阿克苏城市建设的方向。”

  过去见缝插楼,现在见缝插绿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阿克苏地区生态文明建设不断提速,一个个城市水系,一片片街头绿地,一座座街心公园,让“城在林中、水在城中、人在园中”成为阿克苏市的真实写照。

  离森林公园不远,是今年6月正式开园的阿克苏国家湿地公园。1800亩的范围内,野花、水草和垂杨交织的绿地把20多个大大小小的天然湖泊串连在一起,美韵天成。经常来这里晨练的阿克苏市民吐尔地·吾休说:“我在这里生活了几十年,以前哪里能想到家乡会有这样的水乡风光,这在沙漠边缘的南疆太难得了!”

  绿荫繁花、碧水流瀑、小桥曲径,如诗如画的美景让人恍若置身江南水乡。阿克苏市的城市景观带敞开怀抱迎接所有人,是天天可以亲密接触的文化休闲区。

  优美的环境让阿克苏市的魅力指数不断攀升。继荣膺“国家园林绿化城市”和“国家森林城市”后,阿克苏市又当选中国十佳“最具投资潜力文化旅游目的地”,阿克苏市多浪河城区生态修复工程还获得“中国人居环境范例奖”。各路人才纷至沓来,产业集聚,活力迸发。“这里环境越来越好,发展机会很多,在阿克苏能够实现自我价值。”阿克苏国家湿地公园员工王乐凯是一位河南籍大学生,原计划待上两三年就回家乡,现在打算永远留下。

  阿克苏地委人才办副主任付蓉介绍:如今阿克苏气候宜人,环境优美,对吸引人才、留住人才起到了关键性作用。许多人来之前曾对南疆地区的自然生态和社会环境有所担忧,到了阿克苏,发现和内地没有太大区别,一些方面甚至还有独特优势。党的十八大以来,阿克苏地区共引进各类人才2727名,其中博士和硕士超过400名。

  优美环境更能提升凝聚力,阿克苏市市长吾拉木江·热依木说:“环境好了,各族百姓的幸福感增强了,感党恩,听党话,跟党走,对实现总目标起到了凝心聚力的作用。”

  生态修复注重顺应自然

  从阿克苏河生态治理工程核心区的观光塔上放眼远眺,层层叠叠深浅不一的绿色将阿克苏市环抱,片片新绿正从阿克苏河沿岸铺展开去。继柯柯牙百万亩绿化工程后,阿克苏河、渭干河两个百万亩生态治理工程在2015年启动。

  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,人的命脉在田,田的命脉在水,水的命脉在山,山的命脉在土,土的命脉在树。阿克苏两河流域生态治理包含了防洪堤、交通路网、水利灌溉、荒漠造林、退耕还林、林果业提质增效、山洪预防、沿河景观和旅游功能区建设等多个项目,体现了强烈的生命共同体意识。

  这些宏大工程离不开系统谋划、综合施策。“林业部门植树造林,恢复荒漠区植被,环保部门治理污水,水利部门治理河流堤岸,整个地区生态治理统筹了森林环境、水环境和社会环境。”吾拉木江·热依木说。

  戈壁荒漠中的小环境千差万别,因地制宜施策才是科学的态度。在乌什县阿合雅镇,5万亩经济林外围是1万亩杨树和沙枣林,更向外的22万亩荒漠草场则采用围栏封育的办法,借自然之力修复生态。

  水是荒漠绿化工程成败的关键。阿克苏是水资源紧缺地区,水利部门对宝贵的水资源进行科学配置,在洪灾严重的地段引洪封育,利用大自然的规则,变灾为利。温宿县库玛拉克河附近的黄羊滩过去洪水频发,这两年筑起了永久性防洪坝,建起了引洪渠,引洪封育,让1300亩沙棘在此扎根,为戈壁又添一片新绿。

  阿克苏城乡建设发展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梁说:“过去,阿克苏市景观用水要定期清淤,一到盛夏高温,河道里就有异味。阿克苏国家湿地公园建成后,水系贯通,管网接入,城区景观用水再不用每年清淤了。公园中的20多个大小湖泊蓄水泄洪、沉淀泥沙、吸附重金属,保护了水源,这里的水几乎达到了饮用标准。”

  为了给动物提供一个天然家园,湿地公园用野花、水草、绿树沿湖植起宽宽的绿色隔离带,让游鱼和鸟儿远离游客惊扰;夜晚,公园唯有星光与月色,不开启任何照明设施,是为了给动物营造自然的休憩环境。如今,阿克苏国家湿地公园每年大约有10万多只野鸭、白鹭、黑鹳等水禽栖息繁殖,人们还惊喜地发现了远道而来的白天鹅。

  每个县市都在行动。新和县委副书记努尔买买提·阿布拉说:“新和县渭干河流域生态建设,已修复绿化了23万亩土地,构建了一道绿洲防护林生态屏障。在流域核心区,建成一个3000余亩的沙漠花海景区,既改善生态、防风固沙,还是旅游景区,带动增收就业。”

  截至目前,阿克苏河流域、渭干河流域已实现生态治理面积198.23万亩,完成了工程规划总面积的85%。以自然恢复为主,人工手段助力的生态修复理念依然在延续。今年春季,阿克苏启动了第四个百万亩工程——空台里克荒漠绿化工程,其中大部分采用引洪灌溉封育和天然林草封育的方式,对荒漠生态系统实施自然恢复。

  因地制宜发展绿色产业

  如今阿克苏林果产量占全疆四分之一,冰糖心苹果名扬全国。然而在30多年前,阿克苏根本没有像样的林果业。“那时林果业是一个极不起眼的配角,被认为是农业的附属。”红旗坡农业发展集团公司董事长范江明回忆说。

  所有的改变源自1986年开始的柯柯牙绿化工程。“早先我们在红旗坡农场北坡种了棉花和玉米,收成很差。柯柯牙一期工程时,有人提出除了杨树,种些苹果树试试。虽然果树种下一般要3年才能挂果,可我们大胆尝试了,才有了今天的丰收果园。”范江明说。

  坚持顺应自然的生态文明理念,让阿克苏在32年持续推进荒漠绿化工程的同时,收获了林果业的丰厚回报。温宿县林业局局长邓浩说:“在绿化工程中,我们总是科学选择树种,因地制宜植树。这两年,发现沙棘防沙治沙效果比较好,经济价值也比较高,经过试验后,今年开始在荒漠治理中大力推广。”

  因地制宜搞绿化,让阿克苏林果业伴随着荒漠治理保持高水平发展。水肥一体化的节水滴灌技术,节约了宝贵的水资源;飞机防治降低了农药使用量,保护了土地,提高了林果品质。科学创新不断增强阿克苏林果业的市场竞争力。

  温宿县有“中国核桃之乡”的美誉。邓浩介绍,温宿核桃在全疆卖得最好最稳定。很多其他产地的核桃,每公斤售价只有12元左右。温宿核桃今年每公斤23元左右,品质好的达到25元至28元,几乎是一般核桃价格的两倍。

  温宿县的秘诀是科学细致管理。邓浩说:“以前大家认为核桃树是懒汉树,不需要细管,但我们像修剪苹果树一样修剪核桃树,保持通风透光,行距5米,把高度修剪到5米。这样核桃品质稳定,消费者和经销商都认我们。”

  绿色产业只有不断做强,生态红利才能有效地转换为经济效益。

  阿克苏地区实验林场位于阿克苏市东南郊,是柯柯牙工程二期三期的主战场。这里不仅是阿克苏最早种红枣的地方,还是能赚钱的红枣的“苗源地”,仅红枣资源库就有242个品种。当品种丰富、产量充沛时,实验林场开始探索优质果品精深加工的产业化路径。

  2016年,阿克苏天山神木果业发展有限责任公司在实验林场基础上改制而成。张勇出任董事长后,立刻开始推广果品的标准化生产。“环境是最重要的,地里和树上都要干净。我们完全施用生物有机肥,地里有小草有蚯蚓。修剪也严格控制,果品一致性强,所以商品率非常高。实现标准化之后,现在不是我们去找市场,而是市场来找我们。”张勇说。

  果品好了,深加工迫在眉睫。张勇又与内地专业公司合作,开发出了各类果糖,并申请了工艺配方和设备的技术专利,为领跑市场赢得了时间。

  “从开始搞厂,再到搞果糖,老百姓起初都不相信。”担任两年董事长,张勇生了白发,“老一辈种了树,结出了果子。我们要往现代农业多迈进一步。难不难?肯定难!但能难过当时用筐子挑走沙包?能难过当时就住在地里面,早晨起来被土埋掉?老一辈能扛住,我们一定也能扛住。”

  如今,整个阿克苏地区形成了环塔里木盆地450万亩优质果品生产基地,成为全国第一个“森林食品(林果类)生产示范基地”,绿色林果业上升为支柱产业之一。

  人与自然和谐共生,自然必将回馈人类。32年间,人们用持续的努力表达着对自然的敬意,随着阿克苏两河流域的治理和荒漠绿化空间的拓展,治理范围内土地盐碱化程度大幅降低,沙化现象得到有效遏制。短短数年内,阿克苏地区新增湿地面积518万亩,饮用水水源地水质达标率100%。

  自然回馈给人类以更大的善意。近几年来,阿克苏地区湿地内的野生动物已增加到270多种,野生植物超过520种。天蓝水碧山青,万类霜天竞自由。随着新时代的开启,在阿克苏大地上,人与自然的和谐乐章将会更加优美动听。


微能赚钱的

相关链接